查看更多:其他诗词鉴赏

东城高且长,逶迤自相属。

回风动地起,秋草萋已绿。

四时更变化,岁暮一何速!

晨风怀苦心,蟋蟀伤局促。

荡涤放情志,何为自结束!

作者:

古诗十九首:组诗名。汉无名氏作(其中有八首《玉台新咏》题为汉枚乘作,后人

多疑其不确)。非一时一人所为,一般认为大都出于东汉末年。南朝梁萧统合为一

组,收入《文选》,题为《古诗十九首》。内容多写夫妇朋友间的离愁别绪和士人

的彷徨失意,有些作品表现出追求富贵和及时行乐的思想。语言朴素自然,描写生

动真切,在五言诗的发展上有重要地位。(《辞海》1989年版)

【注释】:

出自《古诗十九首》之十二。

逶迤:长貌。

相属:连续不断。

回风:旋风。

萋:盛也。“萋已绿”,犹言“妻且绿”。以上四句写景物,这时正是秋风初起,草木未衰,

但变化即将来到的时候。

晨风:《诗经·秦风》篇名。《晨风》是女子怀人的诗,诗中说“未见君子,忧心钦钦”,情调是哀苦的。

蟋蟀:《诗经·唐风》篇名。《蟋蟀》是感时之作,大意是因岁暮而感到时光易逝,因而生出及时行乐的想法,又因乐字而想到“好乐无荒”,而以“思忧”和效法“良士”自勉。

局促:言所见不大。

结束:犹拘束。以上四句是说《晨风》的作者徒然自苦,《蟋蟀》的作者徒然自缚,不如扫除烦恼,摆脱羁绊,放情自娱。

赏析:

    这就是诗人在“东城高且长”的风物触发下,所抒写的“荡涤放情志”的一幕;或者说,是诗人苦闷之际所做的一个“白日梦”。内容是感叹年华容易消逝,主张荡涤忧愁,摆脱束缚,采取放任情志的生活态度。结构是从外写到内,从景写到情,从古人的情写到自己的情。处在苦闷的时代,而又悟到了“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的生命哲理,其苦闷就尤其深切。苦闷而无法摆脱,便往往转向它的对立一极--荡情行乐。本诗所抒写的,就正是这种由苦闷所触发的滔荡之思。


下载此内容:汉无名氏——《古诗十九首》.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汉无名氏——《古诗十九首》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愚者爱惜费,但为後世嗤。仙人王子乔,难可与等期。注释:出自《古诗十九首》之十五。赏析:汉末社会动荡不安、人命危浅的苦闷生活中表现了人生毫无出路的...(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