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诗经诗词鉴赏

南山崔崔,雄狐绥绥。
鲁道有荡,齐子由归。
既曰归止,曷又怀止?

葛屦五两,冠緌[1]双止。
鲁道有荡,齐子庸止。
既曰庸止,曷又从止?

兿麻如之何?衡从其亩。
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
既曰告止,曷又鞫止?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
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
既曰得止,曷又极止?


注释:
    南山:在今山东临淄县南,又名牛山。
    崔崔:山势高峻
    绥绥:行走迟缓,追随的样子。
    鲁道:去鲁国的大路。
    齐子:此指文姜,齐襄公同父异母的妹妹,嫁与鲁桓公。齐襄公与其妹文姜有私。
    屦:音具,鞋
    五:通“伍”,并行成列。鞋以两只为一双,象征男女匹配。
    緌:音蕤,帽带
    庸:从,指文姜嫁与鲁桓公
    兿:音异,种植
    衡从:横纵之异体
    鞫:追求

赏析:
     《南山》揭露和讽刺襄公与同父异母的妹妹文姜私通的淫乱无耻。诗以本性淫媚的南山雄狐比喻齐襄公,每节结尾又以反问的笔调予以责斥。但是,诗的基本准则是当时的婚姻制度,多处以生动的比喻起兴,葛履冠缨成双,种麻纵横有序,劈柴用斧都在象征男女夫妇匹配的天经地义,而允许破坏,写得隐晦曲折,而参照《左传》桓公十八年记载,齐襄公与文姜奸情败露,被鲁桓公察觉,而鲁桓公终被齐襄公暗害而死,诗的主题就更明确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诗经——《南山》.docx(Word 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