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诗经诗词鉴赏

何彼穠矣,唐棣之华。
曷不肃雍,王姬之车。
何彼穠矣,华如桃李。
平王之孙,齐候之子。
其钓维何?维丝伊缗。
齐候之子,平王之孙。

              赏析:

                  本诗描写王姬嫁与齐候之子,车驾的盛大德行的不谐,以钓鱼
              作比或者正在讽刺,郑玄说因为“钓者有求于彼。”尽管他说是善
              道相求,而被钓之“鱼”岂是如愿以偿吗?顾炎武就解释:“且其
              诗刺诗也。以王姬徒有容色之盛,而无肃雍这德,何以使化之,故
              曰何何彼穠矣。”而王姬下嫁,“以树援于强大之齐,寻盟府之坠
              言,继婚姻之夙好”(《日知录》卷三)这乃是为了政治的原因,
              这必然是一方针对一方的需要,而王姬本人又怎能和顺呢?我们真
              要佩服诗人如微风观察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诗经——《何彼穠矣》.docx(Word 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