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诗经诗词鉴赏

江汉浮浮,武夫滔滔,匪安匪游,淮夷来求。
既出我车,既设我旟,匪安匪舒,淮夷来铺。

江汉汤汤,武夫洸洸,经营四方,告成于王。
四方既平,王国庶定,时靡有争,王心载宁。

江汉之浒,王命召虎,式辟四方,彻我疆土。
匪疚匪棘,王国来极,于疆于理,至于南海。

王命召虎,来旬来宣,文武受命,召公维翰。
无曰予小子,召公是似,肇敏戎公,用锡尔祉。

釐尔圭瓒,秬鬯一卣,告于文人,锡山土田。
于周受命,自召祖命,虎拜稽首,天子万年。

虎拜稽首,对扬王休,作召公考,天子万寿。
明明天子,令闻不已,矢其文德,洽此四国。

【注释】:召穆公奉周宣王命平淮夷后铭器。

     浮浮:众强貌。滔滔:广大貌。
     求:救,助。一说求索;一说讨伐。
     舒:一说舒行;缓慢。铺:怀柔。一说陈列;一说止。
     汤汤(音伤):浩浩荡荡。
     洸洸(音光):威武貌。庶:幸。时:是。
     彻:治;开发。疚(音救):病。棘:瘠。极:准则。
     来:语助。旬:巡视。
     宣:宣抚。肇:谋。
     敏:疾。戎:大。公:事。
     秬鬯:黑黍酒。
     卣(音有):古代酒器。青铜制。
     文人:一说掌封诰的官;一说文王;一说文德之人。
     自召祖命:用其祖召康公受封之礼。稽首:古时跪拜礼。
     对扬:颂扬。王休:王的美德。
     明明:勤勉。矢:施。洽:和洽;协和。

【赏析】:
      《江汉》叙写周王命令召虎率兵平定淮夷,开辟疆土,赏赐召虎。召虎又制作铜簋,告其先祖,颂扬天子,宣扬文德。诗以江汉起兴,衬托军士的威武,构造必胜的声势。但诗并不正面描写战争,却着重描写成功的赏赐和纪念,并不赞扬颂武功,而宣扬文德,立意又另成一境界。叙事中插以对话,见出变化,又避免呆板。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诗经·大雅——《江汉》.docx(Word 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