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陶渊明诗词鉴赏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道外狭木长,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赏析:
    披星戴月,侍弄着自己那点儿,“庄稼”,不去管它他收成如何,只要将自己放到
泥地和作物之中,就已身心倍感愉悦了,农田那稀疏的庄稼,那萎萎的野草,那难行的
田间小道,以及那冰凉爽净的露珠,都让诗人有种新鲜刺激的感觉,让他欣喜异常,这
种感觉又是他生命的源泉。与世无争、自然恬静的生活让他完成自己生命的极乐体验。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陶渊明——《归园田居》(其三).docx(Word 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