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英文爱情诗

南斯拉夫]马克·西莫维奇

○柴盛萱 译

我计时不再按钟点,
也不按烈日的运行;
当他的明眸归来,便是我的白天,
而当他重新离去,便是我的黑夜。

我衡量幸福不按微笑,
也不按是否我的渴望比他更强烈;
我的幸福是当我和他在一起伤心沉默,
以及我们的心脏依抱着痛哭的韵律而跳动。

我不遗憾生命之水将我带的绿枝也夺走;
现在就让青春和一切都离去吧,
令人心醉的他曾与我并立。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幸 福.docx(Word 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