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现代诗


莫小邪(1981-),原名马冬玲,北京人。2002年冬开始写作,有小说,诗歌,杂文发表于《青年文学》,《芙蓉》,《诗歌月刊》,《海峡》,《诗选刊》》,《佛山文艺》等杂志刊物。2003年至今,多首诗歌入选《中国诗歌精选》,《中国新诗年鉴》。阿莱斯乐的裁缝 激情风暴 后同居时代 一只盖世无双的鸭子 没完没了 林荫道 小鞋子 他的美丽与哀愁 棉花胡同 苏门达的时间 与海有关 浴缸里的生活 有关伊斯坦堡的幻觉 沉睡在索马里 十月的黑夜 江山美人钞票


阿莱斯乐的裁缝


你象吃了兴奋剂一样
连夜忙于灯下
快交出来
你那把磨损的钥匙
拆掉生锈的锁
从此与快乐的关系
进入直接了当
粘在一起
起初你还觉得不好意思
但你是快乐的
你的手象一把剪刀
沿着曲线缓缓而下
直接就给她穿上旗袍
款式如同花样年华
你手艺精良
成全她在潜意识里
对卖弄的向往
而你对崇高之美
只发出了微弱抵抗


激情风暴


春天来了
沙尘风暴也来了
春天里的你和春天里的我
不谋而合
等了太久的你和等了太久的我
干点什么
泡在那又酥又痒又甜又腻的家里
能干点什么
所谓激情的沙尘风暴
不过是激情捎带着风沙
风暴里的人啊
永不畏惧环境的恶劣
汗流浃背,坚持到最后
此时
在香山上的小麦和在香上的小碧
放了把火
烈火焚身的小麦和烈火焚身的小碧
后悔莫及
下一个春天里的你和下一个春天里的我
继续,不谋而合
继续,干点什么


后同居时代


深夜
接到一个电话
分不清是玩笑
还是一幕
无法弥补的悲剧
爬满了古怪与荒诞

铁路沿线
把你的行踪拒之门外
调侃
显得微不足道
一桩急事
熬不过黑夜
太阳离子会把秘密
暴露无遗

拉过一面浅蓝色的帘子
堵住痛哭流涕的爱情
横七竖八的躺在床上
祈祷
哦,上帝,忏悔吧
我想要的理想与慰藉

埋在土里
所有向往新生活的男女
共处一室


一只盖世无双的鸭子


从长远来看
你不必
在故作娇柔的我面前
扮演
一个铮铮硬汉
不必为了
显得
深刻而有思想
以便于长久吸引我和驾驭我
经常的自吹自擂

当你踢飞
地上的破酒瓶
火车滚出了北京
一路上
我吃掉一只鸭子
吃不下其它东西了
不得不承认
一肚子
盖世无双的鸭子
等待消化
为我
第二次发育
做出巨大
贡献


没完没了


来往的游客
用似曾相识的面孔遮住了
晃动的视线
一个小孩朝你跑来
孩子的母亲随后
拉着你的手
无所顾忌的说笑
你接了我的电话
我突然丧失了所有的语言
把电话挂断
一个家字
就把我逼到了角落
出乎意料的情感在蔓延
吞没了那些我所想到的
可能发生的结局
让我感到这些结局
要么麻木
要么没完没了


林荫道


她说寂寞时
你正在忙于私事
如同干部下乡
听村长汇报工作进度
可你听来听去
只听到诱惑的声音
产生出一点幻想
她喜欢被人捆住手脚
从后面蒙住眼睛
不用质疑
她有一个女人的血性
你将晚节不保
带上几个耐用的橡皮套
前往林荫道
为此你手上的动作
看上去简洁而又粗暴


小鞋子


她妈妈有过做童工的经历
为挣到几毛钱
欣喜若狂地在磅礴大雨里
跳起了华尔滋
吝啬的工头说身份低下的人
不配跳这种优美的舞蹈
但她妈妈毫不在意
反而踢掉脚上的鞋子
自得其乐地在雨中踩水玩
而她脚上穿的开口鞋子
就是许多年前
她妈妈穿过的那双
已经破旧不堪
看上去叫人唏嘘不已
轻如大街上扬起的灰土
她穿着它--从来的地方来
往去的地方去


他的美丽与哀愁


他睡在燥动的青春期
迷恋女孩裙下的秘密
一个潦草的记录里
是他零碎的心情
和虚度的光阴
他把厌倦生硬地塞入城市
关于他的一点一滴
都雕刻在平淡的日子
然而平淡
并不属于他
一场肮脏的交易下
他爸爸欠下万元赌债
这个失魂落魄的倒霉鬼
伤透脑筋
不得不从楼上跳下去
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他落入一个接一个的旋涡
褪掉悲伤的外衣
他的美丽与哀愁
痛饮着烈酒
剩下难以言表的瞬间
伴他左右


棉花胡同


在棉花胡同
找不到一朵棉花
陈旧的色调染上青砖
不同于想象中的古色古香
轻伏在栏杆上
手指向远方--
风筝挂在天空
作为观赏者
目光停留在同一个地方
悄悄的棉花胡同
穿过了人们的亲密无间
又悄悄溜进故宫
躺在历史的书中


苏门达的时间


他要从苏门达回来了
八月或九月
我记不清了--但会等他
因为--我爱他,记着他的
刮胡刀,再就是他的坏脾气

他住在那儿--有五年了吧?
即使早晨的马达声
和空气里的咸腥
以听觉与嗅觉的两种力量
冲击着生活

他还是会在布鲁斯的
拌奏下,跳上一曲
缓慢的音乐,浮游在湿闷的
季节里,一如既往--想念
那干燥的天气

我确信,遥远的苏门达--没有四季
篮子里堆积的水果--马上就要
烂掉了!他有一大堆活要干
甚至没时间吃饭

但他却和一个衣杉褴褛的印度人
躺在沙滩上,谈论着
景泰兰的制做流程,淡忘了
九月--最后的一天。


与海有关


靠近看,海水贴近褐色
而不是蓝色,他下意识走进水里
浪花撩人的抚弄
使每一步都变得负重和跌绊
同海平面垂直的天空是多云的天空
和画布上的油彩亲密接触
象一副照片,缩小的,记录下天气
不过,一时间,他没觉到什么
沙滩上的短发女人
一只手放在臀部的隆起处
另一只手抓住湿滑的贝壳,将这一切--
他和海水,天空和红嘴鸥--一览无余


浴缸里的生活


不遇,我们还是
遇见了,轻松的谈话中
自来水管
眨眼间--爆裂了,干净的水
流在光滑的身上
冲走空气中的灰尘
拖起一个巨大的浴缸
把高耸的建筑淹没
这样一来,你只好待在家里
做一台吸尘器
这是工作,不要厌倦!
每天吸食着同一种毒----生活
无害的
使你在每个酒瓶堆积的夜晚
失去抵抗;从你的手爬到你的胃
捏着鼻子
在深夜悄悄说话
那一刻,你没感觉到吗?
轻微的抖动--是你无法超越的控制
我也是,痛苦的享受
--与你纠缠不清的日子
却仍然不知它在何处
它在你身边么?
还是掉进了浴缸----湿透了


有关伊斯坦堡的幻觉


女人亚麻色的头发
挂着一朵浅兰色的花
轻伏在石椅上
眼睛里闪烁出微暗的亮光
象少女般羞涩
美丽融入三月的扬沙
远处,在天地之间
旋踞着一条褐色长龙
它咆哮着,吞袭了绿洲
我始终没有记起
古兰经一百八十七页写着
…化成灰烬…
伊斯坦堡消失在沙漠…
而后,有人在沙砾堆中发现了
一株细小的幽兰


沉睡在索马里


他的女友去了索马里
留给他一部法国电影∶
一个男人驾车开在凌晨的街头
没有行人
只有他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开车
漫无目的的闲逛着
……
这是一部郁闷透顶得影片
他宁愿忍受一个老妇人的喋喋不休
也不愿听她讲述
她年轻时的美貌与情史

此时--夜幕刚刚降临
而他的女友
在索马里沉睡着


十月的黑夜


她闷在屋里凝视镜子
一股无名火
点燃她
红唇颤抖着吐掉烟头
穿鹿皮靴的脚
踩灭烟蒂
迫不及待的离开

黑暗涌动着……
她睁开黑色的眼睛
神秘的一眼
使开车男人的恹恹欲睡
立刻消失
宁可交出车钥匙
光着身子
在空旷的高速路上
趴下去
而她象个鲁莽的汉子
--在黑夜
狠狠地殴打了十月


江山美人钞票


一辈子的话
隔着老远
也要说清楚
用一根电话线没完没了
纠缠下去
我担心
你对那些有钱没钱的女人
死抱着不放
奔赴一个个老地方
挥之不去
一脸虚荣
揉碎我
画上的万里江山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莫小邪的诗.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楼河的诗

楼河(1979—),江西抚州人。在多家刊物发表诗歌。一切全是秋天了 没有集体的人 别离的城市 秋天的四个章节一切全是秋天了一切全是秋天了楼河,该说些什么呢我没有爱情只要爱情的想法象四月的一枝桃花正在用青春洗手...(查看全文

李晓君的诗

李晓君(1972-),原名李小军,江西莲花县人,现居南昌。系江西省作家协会秘书长、常务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人民文学》、《诗刊》、《散文》、《山花》、《散文选刊》、《青年文学》、《散文海外版》等刊物发表...(查看全文

刘湛秋的诗

刘湛秋(1935-),当代诗人。安徽省芜湖市人。中学时代曾在《进步青年》杂志发表诗作。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在报刊发表过诗、散文、评论、小说及报告文学作品。1979年参加中国作家协会。出版的作品有散文诗集《写在早春的...(查看全文

刘立杆的诗

刘立杆,男,一九六七年生,江苏苏州人,一九八九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创作,近年来有诗歌发表于《花城》、《漓江》等刊物。早晨八点钟的马达 英国蔷薇 冬夜的映射游戏 安魂曲早晨八点钟的马达玻...(查看全文

凌翼的诗

凌翼(1966—),江西宜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诗集五部。翻开一页去年的日记 城市民工翻开一页去年的日记第一句就是早上醒来破天荒给秋天打电话然后用水泡茶看见成片叶子呈现一片明澈在心里赞过一个女人她的...(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