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抒情诗

遁逃者

鹅黄的叶芽,一片片
在希里斯花枝上翩跹。
草地上绿荫悠晃,
落花逸散残香。
上午,
艳阳下我养的麋鹿
蹀躞在散沫花树篱旁边。
它每天的游伴——
一只小狗,来自山区,
一身斑斓的浓毛引人注目。
它们宛似异域的两个孩子,
就读于一所学校,一道嬉笑游戏。
每逢集日,过路的人站在树篱外面,
好奇地观看。
三月醒来颠狂的南风,
仿佛收到了彩色情书,蓝天兴奋得抖动,
林中繁花争奇斗妍,
草叶轻颤。
不知何时麋鹿似乎
隐约听见哀切的低诉,
黝黑的眼里
浮现莫名的忧郁。
一见自己的身影,
愕然,许久不动。
下午光影斑驳的游戏
使阿姆格吉果树烦躁不已,
芒果花香熏染的热风忐忑不安。
麋鹿怀着迷朦的向往跳越一块块农田,
它前方生与死胶合成一体,
对莫测的凶险它无一丝恐惧。
我寻思:天降薄暮,
为获得熟悉的爱抚,
麋鹿照例蹦蹦跳跳回到家里。
小狗一次次
进屋绕膝转悠,
发潮的眼眸
似在询问:麋鹿哪里去了?
为什么花园里不见它腾跃?
不见朋友的面,
小狗放弃了丰盛的晚餐。
暮色渐浓,
屋里亮了灯。
天上星星狡黠地眨眼,
静夜降临郁闷的田园。
一个忧愁的问号
挂在时进时出的小狗的眼角:
麋鹿外出找谁?
为什么迟迟不归?
此事着实蹊跷,
召唤者是谁,麋鹿知道?
从苍天从阳光,
从南风无定的流向,
从新叶的嫩绿,
一则紊乱无考的消息
大概透进了它的血液循环。
也许一支洞箫早已在它胸间
吹响渺远岁月的春曲。
它求索的它与洞萧的关系
密切的程度胜过它与它自己;
它一出生箫音便伴随它的心魂,
伴随它的飞奔,
缭绕在它机灵的顾盼里。
它不认识的,
霎时间竟中止
它所谙熟的游戏。
黑暗噙泪对它召唤,
光明无法留它在身边。

 

寻觅

 

我在你眼睫的绿荫里
寻觅心语的花蕾;
误入扑朔迷离的幻境,
方向迷失,不知在何时
我的视线询问忧郁的秋波,
为何觅不到羞涩的秘密?
问罢沉入浑浊的泪潭,
像稚童跌进一团狐疑。
我一腔痴情可曾在
你的芳心投下柔影?
门上画的一朵红莲
对你诉说了我的心声?
踯躅在你的花园曲径,
风中荡漾着我的哀伤。
难道你看不见我的情笛
在天幕草书的一段衷肠?

 

清泉

 

清泉,你水晶似的
透明的泉眼里,
清清楚楚,你看见
你是明星,你是红日。
微波中你轻摇着
泉畔我的影子;
你叮咚的笑声
溶化我的影子,
给予它的,是你
永洁的情意。
我的影子,你的笑声
交织成一幅画作,
镶在诗人的心镜,
我享受无限快乐。
你的粼粼莹光
将新词送入我心房。
你通体的澄澈里,
我窥见我的志趣。
你的碧流中苏醒我的心,
我认识了我自己。

 

苏醒

 

跃起,耻辱的灰榻上的爱神!
明丽的阳光中恢复光辉的真身!
让该死的死去,
苏醒吧,再现你令人迷恋的坐姿。
单单烧毁你的鲁莽、愚笨,
滋长无穷尽的新颖。
爱神,从灭寂中醒来,
哦,无形的,还原你英雄的丰采!
死神杖击你不死的头颅;
你从死亡中提炼甘露。
从仙界的圣洁的烈焰,
引出一股清凉的火泉!
变离愁为不堪的美,
爱神,从灭寂中醒来,
哦,无形的,还原你英雄的丰采!
爱情的胜利的战车,
驰越苦乐凝结的坎坷,
长夜的漆黑的门旁,
车轮卷起如雷的轰响。
不可压抑的高涨的激情,
驱散渺小的羞赧、惶恐。
爱神,从灭寂中醒来,
哦,无形的,还原你英雄的丰采!

 

先驱

 

啊,先驱,
你独自前行,
尽管心中无数,
如何通过莫测的险境。
黑夜你走在
从未落下足迹的路上。
前后不见一个人,
暗空你发现了什么迹象?
你登临险峻的峰峦,
那里一颗忠实的晓星
放尽体内的光辉,
已完成辉煌的旅程。
早春温润的南风中,
苏醒了新生之泉,
透明的眼睛望见
渺远的未来的妙颜,
不禁兴奋地叫道:
“我在,我在,我在!”
循着陌路的召唤,
它朝未知奔跑起来。
在你胸怀也藏着

上一页 1

下载此内容:泰戈尔抒情诗(7).docx(Word 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