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抒情诗

就这么简单

 

心牵着心,眼奔向眼——
两个生灵的恋爱故事就这么简单。
早春的黄昏空气中荡着散沫花的清芬,
你迷离地捧着鲜花,我的笛子坠落地面——
你与我热恋就这么简单。
你那春意盎然的花裙使我眼花缭乱,
你把钟爱的茉莉花串挂在我胸前。
给一些,留一些,露一些,藏一些,
一丝笑容,一丝羞赧,彼此心照不宣。
你与我谈情说爱就这么简单。
蜜月的结合里没有莫测的奥秘,
心头从未堆积无端的猜忌,
没有阴影跟随终日的欢喜,
不必观言察色把对方的心思细揣
蜜月里你与我成亲就这么简单。
不在言谈中胡猜弦外之意,
不举起双臂摘空中的希冀。
献出多少赢得多少,再无别的需要——
幸福的胸脯上谁也不涂层艾怨,
你与我结为伉俪就这么简单。
据说爱情的大海无限广阔,
据说爱情中蕴藏无穷的饥渴,
弹奏情曲过猛,弦丝势必裂崩,
据说爱情的道路坎坷蜿蜒,
你我相亲相爱的生活却十分简单。

 

同一座村庄

 

俺和她住在同一座村庄,
这是俺俩唯一的幸福。
听见喜鹊叫,在她家树上,
俺的胸口剧烈地起伏。
她养的两只小绵羊
常在俺家榕树下吃草,
每当拱破俺家的篱墙,
俺就抱起可爱的羊羔。
俺俩的村庄叫康基那,
俺村的小河叫安吉那,
乡亲们知道俺的小名,
俺那一位名叫兰希娜。
俺两家离得十分近,
中间只隔着一块田。
她家树林里许多蜜蜂
营巢在俺家的林间。
她家邻里祭祀的花环
在俺家的河埠挡住;
她家邻里制作的花篮
在俺家旁边集市出售。
俺俩的村庄叫康基那,
俺村的小河叫安吉那,
乡亲们知道俺的小名,
俺那一位名叫兰希娜。
俺俩村庄的小路旁
芒果花缀满了枝丫。
她家地里亚麻籽泛黄,
俺家地里大麻才开花。
她家露台闪烁星星,
俺家露台南风吹来。
她家果园里喜降甘霖,
俺家的迦昙波花盛开。
俺俩的村庄叫康基那,
俺村的小河叫安吉那,
乡亲们知道俺的小名,
俺那一位名叫兰希娜。

 

年轻的旅人

 

呵,生命之神
请坐在新人的心座上面!
以福佑之手将吉祥绸带
连结两人的手腕,
呵,生命之神,
以你无穷的爱
唤醒两心永恒的春天;
将慈祥的目光
投向两心美满的姻缘。
人生之路坎坷、漫长,
年轻的旅人将踏上征程。
让你祭坛上升起的朝阳
送来崭新的黎明。
让你的真实、崇伟,
让你的恩泽、慈爱,
以常新的形式
永存新人的胸怀。
 
 

 

祝福夫妻恩爱日久天长

 

呵,天帝,
以你慈颜的祥光
将新婚之夜照亮。
呵,天帝,
你的御座
我安置在宴会厅中央。
倾洒的你玉液,
使我一生平平安安。
在我颈上
戴一个永远鲜艳的花环。
顺利、困难的时候,
都投来北斗的光芒
呵,天帝,
祝福夫妻恩爱日久天长。

 

爱侣的心河

 

神啊,
爱侣的心河一朝汇合,
欢快地流向何处?
你是前方的爱海,
它带着同一个希冀,
奔向同一个目的地,
切望注入你无涯的胸脯。
途中障碍重重,
矗立着愁雾笼罩的险峰,
齐心协力,可以穿越,
当人生的旅程结束,
容两心的哀乐
在你的慈怀获得归宿。

 

永久的保护

 

宇宙之主啊,
给予燕侣莺俦永久的保护;
在他们怯生生的对视上
降下天国的仙露;
在他们羞红的称谓里
融入谆谆的嘱咐;
在红烛的柔光里
显现你真切的面目;
提醒他们万不可
沾染世俗的污垢;
祝福他们恩爱的常春藤上
胶合的两心开放鲜丽的花朵。

 

昭示爱情

 

一对新人对你行跪拜大礼,
天帝,教会他们相敬如宾;
昭示万古不渝的爱情、
欢娱中不蒙灰尘的爱情、
苦境中闪耀放达之光的爱情、
每时每刻朝气蓬勃的爱情、
眼泪如朝霞辉映的露珠的爱情、
脚下的路通往天堂的爱情。
如果他们途中劳累,
让他们小憩于你温暖的怀抱。
如果他们误入迷津,
为他们指示正道。

 

小媳妇

 

呵,新郎官!呵,心上人!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泰戈尔抒情诗(3).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简单的诗

简单(1972- ),原名余宏昌,著有诗集《纸上流水》。迷失的羔羊 虚无的图腾 五点钟 一些没有本质的东西 筑路 临终的少女 还乡记 生活的故事 夜歌迷失的羔羊血会不会停止音乐响过之后,歌舞停下高跟鞋踮起脚轻轻地一...(查看全文

黄沙子的诗

黄沙子,网络诗人,在网络民刊上发表多篇诗歌。爱情在北爱情在北天色是黯淡下来了,可是人们人们的心中燃烧着熊熊烈火,他们被那个说书的艺人所诱惑又一只庞大的军队,开进塔克拉玛干众多的心脏将不再收缩,众多的心...(查看全文

莎士比亚诗选-乐曲杂咏

乐曲杂咏一 一位贵人的女儿,三姊妹中她最美, 她一向热爱自己的丈夫,绝非虚伪, 不料有一天见到一个英国人,实在魁伟,  她禁不住变了心。 两种爱情在她心中进行了长时间的争斗, 不再爱自己的丈夫?还是把英国人...(查看全文

普希金爱情诗-一朵小花

我看见一朵被遗忘在书本里的小花, 它早已干枯,失去了芳香; 就在这时,我的心灵里 充满了一个奇怪的幻想: 它开在哪儿?什么时候?是哪一个春天? 它开得很久吗?是谁摘下来的, 是陌生的或者还是熟识的人的手? 为...(查看全文

普希金爱情诗-少女

我告诉过你:要回避那娇美的少女!我知道,她无意中也叫人心驰神迷。不检点的朋友!我知道,有她在场,你心无旁顾,决不会寻觅别的目光。明知没有指望,忘记了甜蜜的负心,她的周围燃烧着情意绵绵的年轻人。他们都是...(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