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抒情诗

束缚

 

松开,松开绳似的粗臂,
不要拚命灌热吻的美酒!
花的牢房里空气已窒息,
快给我受缚的心以自由!
哪儿是红霞?哪儿是蓝天?
让漫长的满月之夜立刻结束。
你乱硬的头发刺痛我的脸,
在你身上我看不到拯救。
我全身你挖了无数口陷阱,
工具是狂野的揉摸、拥抱。
昏沉沉我仰首呆望着夜空——
只见月亮嘿嘿地对我嘲笑。
该赠的是自由,不是锁链——
你足前我只把自由之心奉献。

 

金色的镣铐

 

呵,端庄、贤惠的淑女,
充满悲啼、辛酸的家庭
你是甜美的怜惜的奴隶。
你的双臂浑圆、白净,
套着金钏——美丽的锁链——
世人眼里堪赞的吉祥标志。
男人双手长着厚硬的茧,
卷入人世的纷争,无所顾忌,
在骇人的刀光剑影中驰骋,
像火箭,像雷电,狂放不羁。
而你禁锢于宠爱、怜悯——
日夜劳作侍奉,坚守节义。
是谁在你的柔臂套上了
两只金钏——金色的镣铐?

 

你们——他们

 

你们费力编织花环,
他们拿去挂在胸前,
艳艳花瓣一朝枯萎,
随手丢弃,毫不惜怜。
你们只配奉献一切,
他们只管享受逍遥,
甘露觉得不合口味,
心杯砸碎不再索要。
你们日日笑脸相迎,
他们危坐旁若无人,
偶尔发现掩面饮泣,
从此无望同枕共衾。
忧愁、气忿埋在心底,
怒火只在胸中燃烧,
揉碎心儿酿制蜜酒
浊泪筛滤丝丝微笑,
柔肠寸断缄口不语,
任凭玉容憔悴、衰老。

 


丽人

 

如同宇宙之王投生为美女,
自己窃取自己的甜情蜜意;
如同她楚楚动人,美绝人寰;
如同爱情的游戏中她的缠绵;
如同她怀着无比好奇的心情,
为有双重性别而深感荣幸;
如同青藤开花,河漾碧波;
如同吉祥仙女安居于琼阁;
如同片片新云降洒春雨,
给河流纵横的大地以乳汁;
如同离人团聚的奇妙感情
时时酿造色泽、香气、音韵;
呵,丽人,不长时间的相随,
我心里你贮满了奥秘的暗示。

 

你在我心中

 

你热爱这绿色的土地,
你的笑充满纯真的欢喜。
与人世之流水乳交融,
你学会了时时高兴。
你的心能占有他人的心,
这绿色的土地对你多么亲。
今日,你仿佛从空间
俯瞰着寂寞的平原。
昔日你动人的笑靥
和深情凝望的欢悦,
周游果园、田畴、村庄,
抚慰了众人,飘然不知去向。
你最爱的我的瞳仁里
摄储着你出神的凝睇。
此刻我孤独、冷清,
回忆着你我对视的情形。
我心里仍有欢乐享受,
你温和的目光印在我眼眸。
冬日的光束在叶隙间抖颤,
朔风吹落希里斯花花瓣。
阳光、阴影的瑟瑟战栗里,
正午疏林的絮语里,
你的亡魂,我的梦魂,
共游时泪湿衣襟。
呵,你在我生命中生活,
在我心房把期望诉说。
我深切地感到你
十分神秘地在我的
体内化为另一个我。
呵,你在我生命中生活。

 


我们是笼中鸟

 

今日天空郁积的浓厚的黑云
将天地笼罩。
今日,噙着眼泪在昏暗中发问,
我们这群笼中鸟——
朋友,我心中的朋友啊,
漆黑的毁灭之夜终于来临?
白昼的阳光真已熄灭?
难道光明的承诺不值分文?
苍穹下可还有神明恩典的残照?
我们是垂泪远望着你的一群笼中鸟。
昔年春日,温暖的南风拂面,
一绺幽香
来自高邈的天国的仙苑,
融和着希望。
朋友,我心中的朋友啊,
每当夜色败退,晨曦初露,
黎明笑吟吟步入笼子,
以神奇的法术解除禁锢的痛苦,
金色阳光照亮黝黑的铁条,
我们这群笼中鸟的心才与世界拥抱。
今日,你极目遥望东山,那里
什么也看不见——
今日,霞光尚未扩展到那里,
烧毁瞑暗。
朋友,我心中的朋友啊,
今日锁链的哗啷声格外暴戾,
笼中无一物令人留恋。
身心内外,将何人寻觅?
自欺欺人哟,眼上抹一层蜃景的缥缈,
我们这群笼中鸟失去最后一抹光照。
唉,但愿我们可怕的磨难
不使你难过,
你千万不要在笼门口以泪洗面,
枉然悲恻。
朋友,我心中的朋友啊,
你没有戴锁披枷,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泰戈尔抒情诗(2).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昌耀作品选

昌耀,原名王昌耀,1936年6月27日出生于湖南常德桃源,九三学社会员,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文工队队员,河北省某军校学员,青海省作家协会副主席。1954年开始发表作品,1956年调青海省文联任创作员,参加创办文学杂...(查看全文

描写秋天的现代诗词

《秋晚的江上》刘大白 归巢的鸟儿,尽管是裷了,还驮著斜阳回去。双翅一翻,把斜阳掉在江上;头白的芦苇,也妆成一瞬的红颜了。(一九二三年) 《鸽子》胡适云淡天高,好一片晚秋天气!有一群鸽子,在空中游戏。看他...(查看全文

情诗二十首------聂鲁达

1 女人之躯,洁白的双腿,你那委身于我的姿势就如同大地。我这粗野的农夫之体在挖掘着你,努力让儿子从大地深处欢声堕地。 我曾经是一个空洞。鸟儿纷纷离我而去,黑夜就断然侵占了我的身子。为了活下去我像武器一样地...(查看全文

秋 月

一样是月色,今晚上的,因为我们都在抬头看---看它,一轮腴满的妩媚,从乌黑得如同暴徒一般的云堆里升起——看得格外的亮,分外的圆。它展开在道路上,它飘闪在水面上,它沉浸在水草盘结得如同忧愁般的水底;它睥睨在...(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