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抒情诗

珍贵的人生

死亡有朝一日降落两眼,
巡察的完结不可避免,
好比黑夜必然消逝,
黎明又在苏醒的大地升起。
家庭游戏在喧嚷中进行,
千家万户消度苦乐的光阴。
想到此,我不禁饶有兴致
放眼浩渺无际的天地;
映入眼帘的无一物渺小,
可观的一切皆为珍宝。
珍贵呵,最不起眼的所在,
珍贵呵,处境最惨的人才。
获得的,未得的,骈肩并存,
以为微贱而未索的,也请馈赠。

 

智者

我是彩翼夺目的蝴蝶,
骚人墨客却对我不屑一瞥。
我心里纳罕,求教于蜜蜂:
“你凭藉什么在诗中永恒”?
蜜蜂答道:“你确实漂亮,
但容貌美丽切莫宣扬。
我采蜜讴歌的品行
同时占据了花和诗人的心。”

 

印度——吉祥仙女

你摇荡着寰宇的心旌,
你承托太阳的手灿亮、洁净,
呵,哺育万民的母亲!
蔚蓝的海水洗尽你纤足的疲倦,
你头戴晶莹、洁白的雪冠,
太空吻你的秀额——喜马拉雅山,
和风吹拂你的绿裙。
你的天空升起第一轮红日,
第一声耶摩吠陀在你的净修林传播开去,
充栋的诗集,宗教、科学典籍
诞生在你的青林。
你在诸邦施舍食粮,
你善行的甘美乳浆
在恒河、朱木那河流淌,
你的恩德万世长存。

 

恳求

心爱啊,在清静的闺阁,
把我的名字缜密地
绣在你的灵府。
我心房里弹着一首恋歌,
将恋歌优美的韵律
教会你的足镯。
你的手细嫩、温柔,
捉养我的神魂之鸟,
在你的心苑。
记住,亲爱的,用我
手臂上祛邪的圣线
连结你的金钏。
我青春之藤乍开的爱花,
你随时可以采折,
簪在秀发。
用我思恋的纯净朱砂
在你的眉心将
红痣描画。
我心中痴梦的温馨,
任你收集,细润
你的肤肌。
我忠诚不渝的生死,
任你揉碎,羼入你
罕见的矜持。

 

道别

别了,我将踏上征途,
时辰已到,此刻
当冲破柔情的束缚。
恒河风疾浪涌,
涛声如雷霆,
船上的旗幡在风中
猎猎飘舞。
时辰已到,此刻
当冲破柔情的束缚。
今日我意志坚定,
心肠冷酷。
不可迟缓,外面已擂响
湿婆召唤的金鼓。
你闭目安睡,
离别的梦中骤然颤栗。
拂晓不见身边的情侣,
免不了一场痛哭。
时辰已到,此刻
当冲破柔情的束缚。
你嫩软的双唇红如朝霞,
眼里满含愁苦,
蜜似的绸缪,销魂的情语
大部分未倾吐。
雄鹰将飞度浩瀚的大海,
安乐窝溶入身后的雾霭——
从远天不时传来
呼喊,激荡心腑。
时辰已到,此刻
当冲破柔情的束缚。
世人如此器重我,
岂可再分亲疏!
天帝已经摇醒我,
岂可囿居华屋!
说什么安危,生命知多长,
战歌在云天回响,
双足血红,不朽的死亡
豪歌狂舞。
时辰已到,此刻
当冲破柔情的束缚。

 

告别青春

再见,美丽的青春之舟,
从此重荷由中年背负。
棹桨驰过了几多码头,
穿过了几多缤纷的梦幻——
温暖的南风一年年
吹送你活跃的篷帆。
惊涛骇浪颠簸你,
阴险的潜流冲击你,
圆月照拂的大海上
疯狂的浪潮戏弄你。
此刻,浓重的黑云
笼罩对岸迷蒙的天空,
七月江水暴涨,
不见了沙渚、陡堤的踪影。
复杂的人生游戏,
一项一项终结,
伫立在四十岁的码头上,
哦,青春之舟,别了。
哦,青春之舟,
容我装上韵秀年华最后的赞歌几首。
往昔的幽泣、朗笑,
狡狯、真实、虚假……
请悉数载走,
一件也别剩下。
切莫下锚淹留,
切莫回首东张西望,
切莫在渡口四周
转来悠去,犹豫徬徨,
潮水已开始退落,
扯起千疮百孔的风帆
飘向梦境般的
血红的夕阳坠落的西山。
多年承载的沉重负担
最终卸在金色云霞的海港,
那是你万古
长眠的理想的地方。

 

再结良缘

你走出死亡的黑幕,
装束和新娘一样。
你迈着无声的脚步
来到我心府的新房。
冥界的瑶池里
你洗尽了繁忙一生的疲劳。
宇宙吉祥仙女不朽的恩典:
你赢得超凡的容貌。
你面带迷人、平静的微笑
不声不响走进
我灵魂的静光里。
你路过死神的拱门,
从尘寰步入我的心境。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泰戈尔抒情诗(8).docx(Word 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