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哲理诗

吉 檀 迦 利
泰戈尔(冰心译)
90
当死神来叩你门的时候,你将以什么贡献他呢?
呵,我要在我客人面前,摆上我的满斟的生命之杯——
我决不让它空手回去。
我一切的秋日和夏夜的丰美的收获,我匆促的生命中的一切获得和收藏,在我临终,死神来叩我的门的时候,我都要摆在他的面前。

91

呵,你这生命最后的完成,死亡,我的死亡,来对我低语罢!
我天天地在守望着你;为你,我忍受着生命中的苦乐。
我的一切存在,一切所有,一切希望,和一切的爱,总在深深的秘密中向你奔流。你的眼泪向我最后一盼,我的生命就永远是你的。
花环已为新郎编好。婚礼行过,新娘就要离家,在静夜里和她的主人独对了。

92

我知道这日子将要来到,当我眼中的人世渐渐消失,生命默默地向我道别,把最后的帘幕拉过我的眼前。
但是星辰将在夜中守望,晨曦仍旧升起,时间像海波的汹涌,激荡着欢乐与哀伤。
当我想到我的时间的终点,时间的隔栏便破裂了,在死的光明中,我看见了你的世界和这世界里弃置的珍宝。最低的座位是极其珍奇的,最生的生物也是世间少有的。『该文章由www.7139.com(求学网)整理,版权归原作者、原出处所有。』
我追求而未得到和我已经得到的东西——让它们过去罢。只让我真正地据有了那些我所轻视和忽略的东西。

93

我已经请了假。弟兄们,祝我一路平安罢!我向你们大家鞠了躬就启程了。
我把我门上的钥匙交还——我把房子的所有权都放弃了。我只请求你们最后的几句好话。
我们做过很久的邻居,但是我接受的多,给与的少。现在天已破晓,我黑暗屋角的灯光已灭。召命已来,我就准备启行了。

94

在我动身的时光,祝我一路福星罢,我的朋友们!天空里晨光辉煌,我的前途是美丽的。
不要问我带些什么到那边去。我只带着空空的手和企望的心。
我要戴上我婚礼的花冠。我穿的不是红褐色的行装,虽然间关险阻,我心里也没有惧怕。
旅途尽处,晚星将生,从王宫的门口将弹出黄昏的凄乐。

95

当我刚跨过此生的门槛的时候,我并没有发觉。
是什么力量使我在这无边的神秘中开放,像一朵嫩蕊,中夜在森林里开花!
早起我看到光明,我立刻觉得在这世界里我不是一个生人,那不可思议,不可名状的,已以我自己母亲的形象,把我抱在怀里。
就是这样,在死亡里,这同一的不可知者又要以我熟识的面目出现。因为我爱今生,我知道我也会一样地爱死亡。
当母亲从婴儿口中拿开右乳的时候,他就啼哭,但他立刻又从左乳得到了安慰。

96

当我走的时候,让这个作我的别话罢,就是说我所看过的是卓绝无比的。
我曾尝过在光明海上开放的莲花里的隐蜜,因此我受了祝福——让这个做我的别话罢。
在这形象万千的游戏室里,我已经游玩过,在这里我已经瞥见了那无形象的他。
我浑身上下因着那无从接触的他的摩抚而喜颤;假如死亡在这里来临,就让它来好了——让这个作我的别话罢。

97

当我是同你做游戏的时候,我从来没有问过你是谁。我不懂得羞怯和惧怕,我的生活是热闹的。
清晨你就来把我唤醒,像我自己的伙伴一样,带着我跑过林野。
那些日子,我从来不想去了解你对我唱的歌曲的意义。我只随声附和,我的心应节跳舞。
现在,游戏的时光已过,这突然来到我眼前的情景是什么呢?世界低下眼来看着你的双脚,和它的肃静的众星一同敬畏地站着。

98

我要以胜利品,我的失败的花环,来装饰你。逃避不受征服,是我永远做不到的。
我准知道我的骄傲会碰壁,我的生命将因着极端的痛苦而炸裂,我的空虚的心将像一枝空苇呜咽出哀音,顽石也融成眼泪。
我准知道莲花的百瓣不会永远团合,深藏的花蜜定将显露。
从碧空将有一只眼睛向我凝视,在默默地召唤我。我将空无所有,绝对的空无所有,我将从你脚下领受绝对的死亡。

99

当我放下舵盘,我知道你来接收的时候到了。当做的事立刻要做了。挣扎是无用的。
那就把手拿开,静默地承认失败罢,我的心呵,要想到能在你的岗位上默坐,还算是幸运的。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泰戈尔哲理诗《吉檀迦利》.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泰戈尔抒情诗(10)

带走我的心你在我瞳仁里投下倩影 踽踽归去的时候, 可曾隐约地听见 我心弦奏出的忧愁? 我诉说着掐不断的思念, 如新叶对朝霞低语。 哦,带走我的心吧, 像阳光吸收花露。她在甜美的爱慕里碧澄的大海的沙滩上 漫步偶...(查看全文

泰戈尔抒情诗(3)

就这么简单 心牵着心,眼奔向眼—— 两个生灵的恋爱故事就这么简单。 早春的黄昏空气中荡着散沫花的清芬, 你迷离地捧着鲜花,我的笛子坠落地面—— 你与我热恋就这么简单。 你那春意盎然的花裙使我眼花缭乱, 你把钟...(查看全文

《野草》 题辞(鲁迅)

《野草》 题辞(鲁迅) 作者: 时间: 2005-09-24 16:47:48 | [回复] [发表] [<<] [>>] --------------------------------------------------------------------------------当我沉默着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查看全文

皇泯:阔远的世界与小巷有关

皇泯,本名冯明德,1958年出生于湖南益阳一木匠世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期刊协会常务理事, 现任《散文诗》半月刊主编。著有散文诗集《四重奏》《散文诗日记》《一种过程》《五笔字型》和诗集《双臂交叉》。鸟有...(查看全文

一颗眼泪,一颗真爱之泪

有人说,高山上的湖水,是淌在地球表面的一颗眼泪。  那么说,我枕畔的眼泪,就是挂在你心尖的一面湖水……   我是在火车上与他相识的。我称他为云。因为他曾说过,他是一片流云,只是偶尔投影在我的心波。  那...(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