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网络诗词

背时之一:
狮山有约
    为了摆脱存在的孤独,我才与上帝作伴,这老头子叫我去寻找爱情,我回答:我假如是什么都不想要,最想要的就是爱情——那您就错了,我喜欢文学!上帝微笑着,将阳光似的目光洒满我的肩头。
                第五章节

    (上接4-2)我的小说很快发展到了最艰苦卓越的阶段——人们称之为高潮。
    这是一篇以爱情为主线的小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这个题材去写这小说,也许是我对爱情这东西的认识太肤浅了,要说爱情这东西吧,对我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多新鲜的玩意,这东西到处都看得到:部队、学校、娱乐场所、大街上……这个世界到处都流浪着爱情,换一种说法,其实爱情就在你身边,只是你没留心而已。有时,看着一些人守着一份枯燥乏味、支离破碎、岌岌可危爱情的可怜样,我心里真他妈的不是个滋味。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也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爱情,只是认为这东西在一男一女之间呈现出一种平等的关系,建立在友谊之上的——除此之外,我就没有过多的理解了。但是我说过,我对爱情绝对真诚的——在现实中,不懂就不要去碰,倒不如坐得远远的、默默地祝福,也不致于破坏掉自己心中那份因朦胧而产生的美意。
    俗话说:知儿莫如父。父亲知道我有这样的心境,他多次向儿子提起那个爱情故事,我知道父亲从来是不轻易掉眼泪的,而有几次说着他就落泪了。后来,我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四川师范大学,踩上了父亲曾经和一个女人相爱的这片土地——狮子山,为了弥补父亲的遗憾,终有一天,儿子对父亲说:让我来写一篇爱情小说吧,小说的男主人翁就是你!父亲笑了,带着苦意。从那以后,父亲就念念不忘地询问我那篇小说的进展情况,并不时跟我讲起那段他永远也不能磨灭的记忆……
    就这样,我写了他参军入伍时的情景,写了他艰苦训练的情景,写了他与战友们一起聊天时的情景?——但是,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试想一下,一个与我母亲毫不相关的女人一头闯进父亲的生活,那真是我无法想象的。于是,我常常要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冷眼相看这段短命的爱情。为此,我深深地为这段爱情苦恼,我笔下的这段爱情也变得异常的疲惫。
    我真的写得好累。
    在柯丽的穿针引线下,我较为顺利地走进了太平洋文学社。
那天正是午间休息的时候,太平洋文学社的社长来了,这家伙是数学系九七级的一名学生,戴着一副大框框的眼镜,举手投足间总不忘透露一点书生气,不自然,一看就是挺拙作的那种。
    我让他坐下了,他说他是一路问起来的,一副很有成就感的样子。在聊了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之后,他便转入正题了:
    “你的那篇《潮》我看过了,是编辑部的小柯送过来的,写得还不错,配合我们的文学社的名字,韵味一下子就出来了。”
    “这只是我一时的灵感,其实当时也没有想到这么多。”我说。
    “我说的是真的!”
……
    “我们文学社理事会还需要有人打理,你可以过来帮忙——”
    “不晓得我干得下来不?况且我的课程有点紧。”我委婉的拒绝。
    “这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他有点不甘心。
    “让我多考虑一下嘛。”
    他终于带着一些不满走了。
    不久后我就走进了这个文学大家庭,不过我只是一个普通一员,像我这样的人一季度只管投上三篇稿子,其他的事不用去做。又不耽搁学习,挺适合我的。
    至到有一天……
(未完待续)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下载此内容:背时三部曲之一:狮山有约5-1.docx(Word 文档

相关信息:

背时三部曲之一:狮山有约6-2

背时之一:狮山有约为了摆脱存在的孤独,我才与上帝作伴,这老头子叫我去寻找爱情,我回答:我假如是什么都不想要,最想要的就是爱情那您就错了,我喜欢文学!上帝微笑着,将阳光似的目光洒满我的肩头。第六章节(...(查看全文

背时三部曲之一:狮山有约8-1

背时之一:狮山有约为了摆脱存在的孤独,我才与上帝作伴,这老头子叫我去寻找爱情,我回答:我假如是什么都不想要,最想要的就是爱情那您就错了,我喜欢文学!上帝微笑着,将阳光似的目光洒满我的肩头。第八章节(上...(查看全文